《侑灯的沙雕宝宝》补课

钥匙和金属的扁面蛸碰撞叮当作响,叮——的一声过后,电梯门徐徐打开,橘色的小呆毛一飘一颤的踏过长廊上的红色地毯,掠过墙面的壁画以及一扇扇邻居家的门。

自己家的门牌是【小糸】,侑说,这也可以起到防狗仔的作用。

她看了看门牌,低下头将钥匙插入锁孔,在经过了一次卡顿又遇到了一次卡顿之时,她愣了一下。

反锁了。

也就是说,没人在家。

小糸光站在家门口深呼吸,这口气便随着她扬起的小脸无精打采的垂下来。

“我回来了。”

无人应答,但她依旧习惯性的说出这句话。随手扔上了门,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抱吉他,也没有先跑到冰箱里面拿汽水,桌子上有保鲜膜封好的晚餐和留言条,她也没有去看。客厅的窗户还开着,有徐...

 

【星陈】烟火气

深夜速打


生活小细节


————————————————


陈下楼,脚跟那里磨的生痛。不似战场刀伤那样可以无视,反而逢场作戏的政客晚宴让她对痛觉似乎敏感更多。


高跟鞋被恋人放在了车座下面的狭小储物柜里,哥伦比亚大缸有蛮大的内存空间,足以放下恋人的所有关心。在陈从洗手间出来之后,换下来的长裙连带着工作的烦躁和端庄被一同扔进去。星熊——恋人永远会带着她最喜欢最舒适的休闲短袖和宽松的裤子,还有她们上次一起逛打折商场买到的运动鞋来接她。


她抱着恋人的腰肢在黑夜的龙门穿行,肆无忌惮的狂奔。陈对星熊在夜里飙摩托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她不是交警,况且星熊绝对不会肇事,哪怕是意外...

 

md,初岛老师的文,太好看了,真的…好看到我觉得以我的水平说出任何赞美之词都是对老师文笔的侮辱😭


我吹爆初岛老师!!!!!

 

【侑灯】《光と闇》Chapter107.

翌日。

“……什么意思?”

“很遗憾,七海灯子。 即使你这次确实表现优异,但你的手法真的已经不是警视厅可以容忍的范围内了。”

“就是,你这么优秀又有能力,做任何工作都会很出色的。”

“警察这个工作,对你来说还是太累了。”

“你的实习生小糸侑我们会转到其他警员手下。”

“……”

总结会的其他内容,她已经听不进去了,不如说听不进去也没关系了。一夜之间,七海灯子被毫无征兆的赶出了警视厅,更可怕的是这席间没有任何人替她说话,沙弥香也好,堂岛卓也好……

小糸侑也好。

一切像是串通好的针对自己的阴谋,但又毫无动机和必要。

她不理解,也想不通。

更无法接受。

不……也不是说...

 

《侑灯的沙雕宝宝》我什么都能做到

一般来讲,学校一楼大厅很少会聚集学生,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期末考试出成绩了。

“嚯,不愧是班长,”小糸光背着小书包站在人群的最前面,嘴里还叼着一根棒棒糖:“这是第几次年级第一了?”

“第10次,”星野瞳挑挑眉挑衅一样的看了看小糸光:“过去五年里我可实现了第一名全满的成就哦,有些小朋友不是说过要超过我来着?”

小糸光脸红的假声咳了咳,眼神心虚的撇向一边:“我开玩笑的,我哪有那志气。”

“你要是能把你泡在面包店练吉他弹钢琴的时间拿来学习其实也是有可能的。”

“算了吧算了吧,我偏科。”小糸光摆了摆手,她将老师发下来的个人成绩单递给星野瞳,看得她嘴角忍不住的抽搐。

“国...

 

《今儿个方舟》A2333组的新客人 EP.01

当rar回到A2333组的宿舍时,初晴正打开一袋袋从食堂拿回来的早餐,Akuma还在床上死睡。

“我回来了……”rar一屁股坐在沙发上,Akuma被吵醒有些不爽的翻个身继续睡去,初晴端着一杯豆浆递给了这个组唯一的未成年小朋友:“辛苦了,这么早就要出任务吗?”

“风笛早上务农去了,博士没抓到她,就拿我去顶了。”

“……五星顶六星?”

“嗯,然后任务失败了。”rar说得一脸坦然:“顺便,我刚在门口捡到了这个!”

被握着前爪的腋下提起来的,是一只灰色的土猫。

……

“这哪来的猫?”初晴抱起小灰猫仔细地打量着,小猫虽然不粘人但也完全不凶的样子,就这么看着初晴,一萨卡兹一猫大眼瞪小眼...

 

《侑灯的沙雕宝宝•番外》默契

5.20贺文 是黑川信和千岛枫的故事 我原创的小情侣的故事!


深夜速打无剧情无逻辑的混乱小短文


————————————————


黑川信回到枫叶面包店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他停下车,蹲下身子摸了摸门口的狗狗,然后牵着绳子带它进了屋拉上了门。


卷帘门的【CLOSE】随之落下。


今天的面包也卖了很多,剩下几块没卖出去的饼干可以留下来自己吃。二楼传来洗漱的声音,还有猫咪的叫声。


黑川信关掉一楼的灯,宣告今天营业的结束。他拖着疲惫的身子一点点挪动着腿,似是被看不见的烦躁拖拽着步伐。二楼是他和千岛枫自己住的地方,没有独立的卧室,一张床、一个沙发、一...

 

【星陈】《海上灯塔》

陈终于有了一个长长的、长长的假期。

当初说好的,去哪里都行,做什么都可以。然而想到当时酷似告白的那些话,星熊脸上一阵烫,她极尽羞耻的一头扎在了民航客机前排乘客的座椅靠背里。

陈在旁边被吓得一愣,差点打翻了小桌板上面的水杯。

“星熊,不要毁坏航空公司的椅子。”

“啊,抱歉!”

星熊坐直身子,检查了一下前排被角扎到的地方,还好座位的主人睡着了。

“你怎么了,怎么坐立不安的?”陈放下杂志探过身子伸手就去摸她的头,属于喜欢之人的独有香味带着胸前私服特有的视角就这么贴近过来,星熊深吸一口气,下意识的乖乖坐好绷紧了身体。

“不舒服吗?”

“没有,我可是鬼。”星熊拿下陈贴在自己额头测温的手,...

 

【莫能】一个针尖上能站多少天使?

是方舟一周年的点文

(我居然拖到了今天,不愧是我!)

校园莫能,be预警


--------(以下正文)--------------


“孩子们,谁能告诉我,一个针尖上到底能站多少天使?”

教堂的椅子坐着有些硌得难受,能天使左右乱晃着不耐烦的打了个哈欠,教皇在成人礼上滔滔不绝的说个没完。她悄悄探着身子往前看,莫斯提马坐在前排不停地点头——并不是因为她赞同教皇的观点,而是她……

困了。

能天使点点头,是她熟悉的莫斯提马没错了。

“如果一个针尖上可以站无限的天使,那么证明天使是不占空间的。也就是说,天堂的容量是无限的,只要你这一生创造出足够的价值,就可以...

 

© Akuma | Powered by LOFTER